北方有餘夏。

halo,你來看我啦,我是方祁。
戀愛腦日常兼私設堆山門派寫手。
吃的cp很杂。文筆很渣,大多以第一人称来写。

【长得俊】土味情话。

尤长靖对于土味情话很好奇。

闻声一抬头就看见面前的人,熟悉的声线,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动作。准备要睡着就被这个人轻声且拍自己肩膀的动作唤醒,只见他拿着手机里已经打开好的微博页面放到自己面前,显示的是关于自己的微博热搜话题。

#林彦俊土味情话#

看清楚之后手机屏幕后再转头看看他一脸好奇的表情看着自己,把手抵在额头上又看了看他眼睛里满是期待跟嘴角的笑意也是知道这人接下来想要问自己些什么了,托着下巴细细打量著这人发现他最近好像又吃胖了。啊,想到了。笑眼弯弯朝着这人说出一段适合套在他身上的土味情话。

“你长得胖怎么了?”
“你就是想卡在我心里出不来对不对?”

【橘农】国际亲吻节。

/游乐园。
/有私设。

今天是夏季开始的第六天,天可比平时要蓝的多,闷热的风从未关好的窗户随着空气慢慢扩散到整个房间里,艳阳毒辣辣的烘烤着人间,只听见布谷鸟在树枝头“布谷布谷”的叫着。

被炽热的太阳光线迎着睁开眼睛,懒洋洋的伸个懒腰然后拿起枕旁的手机,打开一看,立马跳出来今天高温天气警告的通知。揉揉乱糟糟的头发走出房间思考着这么热的天气能干些什么呢。

把空调开到最大档,在沙发上以半躺的姿势打开了微博,刷来刷去看见最多的还是一个热搜内容,还特地上百度查了今天是什么特殊节日。结果出来后才后知后觉知道今天是国际亲吻节。

不过一会儿特别关心的提示铃响起,立马点开对话框看看那小孩给自己发了什么消息,看了之后也是对屏幕轻轻笑出了声,继而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哒哒哒”的敲着,最后点击发送。

“阿俊,今天陪我去游乐园吧,我已经好久没去过了喔。”
“好喔,那就请幼稚鬼超级农农半个小时后在游乐园门口等我喔。”

答应下来并且定好时间顺带在网上买好票,放下手机从沙发上起来去准备准备很快就出门了。到达游乐园门口还没过五分钟就看见那人挂著笑容朝自己这边小跑过来。

“阿俊,等久了吗?”
“没有,我也才刚到。”

这人想着去排这么长的队去买票,刚迈出步就被自己硬生生拉回来。朝检票员出示手机上定好的门票之后就带著人进到游乐园里头。小孩儿整个过程牵着我的手奔向各种游乐项目。

将每个游乐项目陪小孩儿几乎都玩了个遍,时间过得很快,天已经暗了下来。他的眼神直勾勾望向那边的棉花糖车,我牵着他买了一个棉花糖,小孩儿舔了一口露出满意的表情,最后我提议去坐摩天轮。

摩天轮在游乐园也算是人气项目,排了好长的队才轮到我们,我跟著小孩儿坐进里头,摩天轮启动后他对我说在最高处听说能看见整个城市。双手趴着透明的玻璃看着外头的霓虹灯,时不时往我这边看,他的眼神澄澈亮晶晶的,对着我咧开嘴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我做了个决定,摩天轮升上最高处的时候,予他一吻。在最高点,从上往下看,整座城市的轮廓清晰可见,灯光亮闪闪但并不刺眼。我凑过去托起他的下巴吻上他的唇,将他的唇齿撬开舌尖轻轻探进他的刚吃过棉花糖还带有甜味的口腔里与他缠绵,直到小孩儿渐渐感到口腔内氧气不足时才不舍的放开。

望见小孩儿在小口小口的喘著气,脸上染上一片红晕,嘴巴被亲的有些红肿,眼睛依旧是像湖水那般澄澈。用手揽过他纤细的腰身,在他脖子上印上最后一吻,轻轻在他耳边道。

“今天是国际亲吻节,礼物还喜欢吗?”

【花珂】那朵花名。

/ooc歉。
/大概是花珂花。
/有私设。

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她。

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令人寒颤的血色眼瞳,身着那鲜红似血的紧身,半脸戴桐面鬼脸,似火瑰色的唇瓣,稍有些凌乱的墨发轻挠面颊。以及,人手中握处处散发寒光的利刃。

“致命风华。”
“天生的刺客。”

早闻见,她生来就在刺客家族中,自己虽有过芊芊女子之日。但如今,不负阿爸之愿,几度征战,脱胎换骨,成为长安战场杀敌名将。站在长城上方望着,看着她双手握利刃把将兵们一个个打倒在地。

“早闻女将。”
“花木兰。”

遂不知人何时到自己身后,泛着寒光的利刃对着脖颈处,侧耳笑眼咪咪看着自己。不,那倒不如说,带有几丝讽刺之意?是啊,谁曾言女子不如男。不止自己,还有她.刺客致命风华,自言女将无惧外敌,唇角微微颤抖却不失凛然傲气。

“正是。”

自知自明,自己逃不掉。因为她可是出身刺客家族,人称致命风华。不料,她却放下利刃笑盈盈看着自己。

“花将军,你喜欢花吗?”

微微点了点头,一双红瞳似有烈焰燃烧其中,时刻警惕的望着面前的人儿,缓缓开口。

“自是喜欢的。”

沉默许会,面前那人仿佛卸下了当日的凛威,开口的一句话竟让自己吃惊。

“可是...我也喜欢花呀。”
“那朵花叫——。”
“花木兰。”

【彦鬼】心动

/高中生私设。
/ooc歉。

是心动的感觉吧?

高三学期的课程简直是排的紧的要命,像是在促使著众多将要面临毕业备考的人在这高中时期仅仅剩下最后一年的时间蓄好力进行最后衝刺。

初夏的天空依旧很蓝,只是多了几丝炎热的微风,教室内远远比室外这几天刚升上32℃的温度要凉快的多。手托著头听著台上老师讲的数学解题要点,听过了一遍又一遍早已经生出几分枯燥。

抬眼看著时钟还有短短六分钟就下课了,顾著周围的同学都在奋笔勤书著,正好掐淮老师转过身板书的那一刻以最快的速度从后门悄悄溜出去。

五分十五秒。
还好,赶在下课打铃之前赶到他的教室。

那人走出来之后冲著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在这边,见到他今日戴了一副金丝眼镜,凑过去习惯性的挨他近些,知道下节课统一都是自习课当然也是跟著一起前往图书馆。

途中一位面孔不熟的女生从不远处叫著自己的名字见停下来步伐后一路跑过来自己面前,轻轻喘著气把自己拉到一旁手裡揣著一封精心设计好的信封,双手递给自己,还特意嘱咐自己务必要交给自己旁边的人。

那位长得还不赖的女孩说完也就立马迈开脚步离开了。站在原地仔仔细细看了看设计精緻的信封,正当看见映入眼帘的「亲爱的彦辰学长 收」这几个大字就也不顾及周围人在旁边,气愤的直接把信封给撕个粉碎。

走过去他身旁时注意到那人带有些诧异的眼光看著自己。其实很多女生都知道自己跟周彦辰关系好,总让自己帮忙把一封封的情书代交给他。

但这一次看到这种暧昧的字眼居然会生气,思考了一会儿,于是不带任何隐瞒的对上他好看的眼眸,借此小声的告诉他自己对他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普通的兄弟朋友间的感情了。

“周彦辰,我喜欢你。听见了吗?”

【庚东】草莓慕斯

/有私设。
/ooc歉。

已至深夜。

推开还亮着灯甜品店的门,很快的走进去瞧见准备收拾店内的店员,朝人带有歉意的微微一笑告诉人自己挑买好很快就离开。

站在甜品透窗前,目光一次又一次的扫过摆在里的蛋糕,在看了接近十几遍的时候目光定格在一个上顶着颗草莓的慕斯,嘴角弯起一个表示满意的弧度,心里念着。

决定就你了。

转头望望在旁边等着自己些时的店员,伸出手指指透窗里的草莓慕斯示意决定就是这个了,看着人将蛋糕取出再按照自己的要求精心包装好递给自己,小心翼翼接过拎起走回了宿舍。

刚打开宿舍门就看见那熟悉的那人,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是刚流过汗的味道,轻轻偏过头就能看见汗水渗拖在肌肤上,看上去应该是刚练习回来还没有淋浴过吧,走上前把甜点放到桌上,见他两眼发光的盯着再回过头用着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只好无奈叹口气以甜点的理由催促他去淋浴。

等待他淋浴过后,见他身穿一件纯白色的浴衣,脖上随意的搭着一条毛巾,头发湿湿的还没有去吹过,叹了口气起身去拿吹风机帮他吹头发,他也没多在意,只是拿过蛋糕拆开包装用叉子小块小块不断的送进嘴里,也难怪,从一开始回来就盯好久了,正当心里头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叉起最后一颗草莓送到我嘴边,咧开嘴笑眯眯朝我说。

“我们所谓的甜美系邻家大男孩。”
“只要少了任意一个人就都不是了。”
“像这块草莓慕斯,我是慕斯而你是草莓,永远缺一不可。”